微信扫一扫
关注明德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明德首页> 115周年校庆 > 杰出校友
款款情深,风范长存——纪念明德校友俞大光院士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5-27    点击率:2476

款款情深,风范长存

——纪念明德校友俞大光院士

陈良玉

陶旅枫副校长用极其低沉的声音告诉我:“校友,俞大光院士……去世了,时间是2017412日,享年97岁。”从对方发来的照片看,有李克强、刘云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的花圈;灵堂肃静。在学校办公室,我们都沉默着,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因为校庆的原因,我们与俞老相识14年了;与俞老交往,我们如沐春风。俞老作为科学界的泰斗,他是那样的慈祥,那样的和蔼,那样的纯真,那样的热枕……点点滴滴,如在昨日。最后,陶校长说:“你,还是写点东西吧!”虽然没能前往北京参加追悼会,但以此纪念俞老前辈。

一、自曝其丑,赢得“铁将军”称号

20035月下旬,学校得悉俞大光院士曾就读于本校,于是去信落实。俞大光院士很快就回了信。1933年我从长沙市三十一小学毕业后考入明德,当时的校长是胡元倓先生。我班的班号和老师的姓名都已忘记,只记得同班同学中有李幼标、张泽勋和张素庚等人。

俞老在信中说“我那时学习自觉性很差,贪玩。1934年夏季学年考试,我因学习不努力而致国文和童子军两科不及格。另外,算术课的考试时间临时出布告更改提前了,我当时不注意看学校布告栏,因而不知该课考试提前之信息,待到按原时间来校参加算术期考时才知早已考过。我被缺考论处。这再加上已有两科不及格,就够退学条件了,从而被退学处理。”

俞老告诉我们,受退学处理激发了自觉性,虽然在较差的环境(复初中学)中,却由于自觉的努力,成绩很快赶了上来,并逐渐培养出参考读物获取知识的能力。到初中毕业时,他在湖南省教育厅组织的毕业会考中获得了甲等成绩。

“明德中学对我的退学处理使我认识到,在教育工作中应该‘严’字当头,‘教不严,师之惰’。我在大学毕业后从教18年,曾经获得学生给取的“铁将军”的绰号。这也算是我继承母校明德中学严格教育、严格管理的好传统吧!”

作为名人,却自曝其丑,不为己讳。多么坦诚,多么纯真,多么难能可贵啊!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赤子之心”吧!

二、心系母校教育,出席“明德院士论坛”

2003年,明德中学百年校庆之际,俞老主动联系母校,参加“明德院士论坛”和百年校庆。为提升规格,扩大影响,俞老请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亲笔为明德母校题写“明德院士论坛”。其时,俞老已是八十三岁高龄。

俞老参观百年校史陈列馆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俞老,您上面的字还看得清吗?”百年校庆筹委会负责人陶旅枫带着调皮的口吻说。“看得清。”俞老肯定地回答。“那校歌,您还晓得唱不?”“晓得!”此时的俞老,脊背虽有些弯曲,却精神抖擞,念出了展板的内容,读出了校歌的歌词。然后,用脚拍打着节拍,大声唱了出来“衡岳峨峨,湘流浩浩,神秀启文明……”声音洪亮,铿锵有力,节奏感特强,有如军人整齐的步伐。陪同的陶旅枫、裴洪斌、袁伟等老师油然而生敬意!既佩服俞老的记性,佩服俞老的精神,也可见《明德校歌》对人的影响之深,简直入骨了!

专程回母校参加校庆的肖纪美、俞大光、艾国祥、刘经南4名两院院士,成为庆典上的耀眼明星。2003118日下午,学校特意举办了一场“明德院士论坛”,4名院士围绕“21世纪教育与人才培养”这一主题,发表了精辟而独到的见解,并与师生们进行了热烈的交流对话。当时各大媒体对此皆有报道,论坛反响之大、评价之高,可谓空前。校友对母校的深情难以言表。

三、不顾高龄酷暑,出席新校区奠基仪式

明德新校园有文化墙,文化墙上有《明德颂》,其中有“百五十亩新校园,赖校友扶持之伟力”句。学校的中兴与发展,与广大校友的深切关怀是分不开的;俞大光院士就是典范之一。

2007年暑假,天气格外炎热,烈日将马路上的沥青都晒化了。为了母校的发展壮大,为了拓址新建校区,八十七年高龄的俞老特地从遥远的北京赶来长沙参加明德中学新校区的奠基仪式。亲自执锹,亲自铲土奠基,并为奠基仪式致词。热情洋溢,博得阵阵掌声;这时,天空也吹来一缕凉爽的风……

四、93岁高龄,参加110周年校庆

2013119日,是明德中学建校110周年的校友联谊日。93岁的俞老来了,他是和夫人、女儿以及护理阿姨一起来的。负责接待俞老的黄慕峰老师在《长者、学者、达者》一文中记载:

“校庆前一日,迎来了俞老一行。背部佝偻、手柱拐杖,但步履稳健,笑容可掬的俞老,坐着轮椅、满面皱纹却亲切慈祥的俞奶奶,以及他的女儿和护理阿姨。

“俞老亲切和我交流,眼睛里闪动着少年的光芒,脸上洋溢着远方的学子回到母校的喜悦和激动。望着眼前这位亲切和蔼的老人,我很难把他和‘工程院士’‘中国第一代核弹引爆系统开拓者之一’‘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这些耀眼的光环联系在一起。

“ 校庆当日晚上,俞老告诉我:母校校庆太成功了!组织工作细致周到、教育博览丰富深厚、校友联欢热烈精彩!他和院士墙上的‘自己’合影了,还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明德校歌。劳顿、奔波了一天,俞老脸上仍是那么兴奋,眼睛里仍闪动光芒,没有一丝疲倦。”

黄老师说,只要有人去看望俞老,他都会停下手头的事,端正地坐在对面,聊起各种话题。如有问题,俞老就耐心听着,生怕怠慢了年轻的晚辈。

胡小伟老师当时是一位年轻活泼的姑娘。她说,俞老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架子,还为她题词:“志不强者,智不达。”是啊,大凡事业有成者,无不是内心强大者。自此,小伟老师奉之为圭臬,更加敬业好学,深得学生喜爱。

五、其人虽已逝,风范永长存

俞大光院士离开我们已有八天,期间,网络媒体有许多回忆俞老的文章,对俞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在追悼会上,《俞大光同志生平》一文中有这样的文字:

“俞大光是才华横溢、非常出色的教育家,是造诣很高、颇有建树的科学家,更是我国第一代核弹引爆控制系统与遥测系统的奠基人。”

俞老孜孜不倦的治学态度、严谨求实的科研作风、勇于探索的开拓精神、严于律己的高尚品质、豁达乐观的人生情操,集中体现了我国老一辈科学家的优良传统,闪耀着“两弹一星”的精神光辉!

俞老对明德母校的高度关怀和款款深情,如同植根于大地的青松,植根在我们心中。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其人虽已逝,风范永长存!

谨以此纪念敬爱的校友——俞大光院士!

2017420日于明德曲子湖畔

【俞大光院士生前照片】

【李克强总理等领导人为俞大光献花圈】

2003年,俞大光院士参观明德中学百年校庆陈列馆,并高唱明德校歌】

2003年,陈良玉老师向俞大光院士讨教】

2003年,俞大光院士(右二)与肖纪美院士(右一)、刘经南院士(左一)、艾国祥院士(左二)参加“明德院士论坛”。会场背景墙“明德院士论坛”为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题词,讲台“明德院士论坛”为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题词。】


2013年,俞大光院士为明德中学新校区执锹奠基】

2013年,俞大光院士及其夫人在明德院士墙与刘林祥(右一)校长合影】

2013年,俞大光院士与黄慕峰老师合影】

2013年,俞大光院士为胡小伟老师题词】

 

 

 

附录:黄慕峰老师回忆文章

长者、学者、达者

—明德校友俞大光院士印象

                                                   

在明德中学110周年华诞的喜庆日子里,我作为接待老师,非常荣幸近距离接触了九十三岁高龄的明德校友俞大光院士,也因此对这位令人尊敬的老人有了深刻的印象。

 

纯真质朴、谦逊豁达的长者

校庆前一日,迎来了俞老一行。背部佝偻、手柱拐杖,但步履稳健,笑容可掬的俞老,坐着轮椅、满面皱纹却亲切慈祥的俞奶奶,以及他的女儿和护理阿姨。

俞老亲切和我交流,眼睛里闪动着少年的光芒,脸上洋溢着远方的学子回到母校的喜悦和激动。望着眼前这位亲切和蔼的老人,我很难把他和“工程院士”,“中国第一代核弹引爆系统开拓者之一”,“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这些耀眼的光环联系在一起。

 校庆当日晚上,俞老告诉我:母校校庆太成功了!组织工作细致周到、教育博览丰富深厚、校友联欢热烈精彩!他和院士墙上的“自己”合影了,还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明德校歌。劳顿、奔波了一天,俞老脸上仍是那么兴奋,眼睛里仍闪动光芒,没有一丝疲倦。

我去看望俞老,他不论在忙什么,都会停下手头的事,端正地坐在我对面,亲切地看着我,和我聊起各种话题。我若插话,他就停下来,耐心听着,生怕怠慢了我这个无名晚辈。

他很满足的告诉我,这次回长沙,除了参加母校校庆外,还有许多收获。

他看望了一位长他一岁的大学同班同学。老同学青光眼双目失明,但从声音一下就辨认出他,高声喊出他的名字。我能想象出,两个耄耋老人触摸拥抱、呼喊名字、老泪横流的激动场面,这应该是世上最让人感动的同学会面吧!

他还看望了多位晚辈侄儿。我问老人家:“按传统晚辈理当看望长辈,何苦劳顿身体。”老人家回答:“我虽是长辈,但行走不定,晚辈都是固定住所的人,这就有了古人‘行者看坐者’的说法。我顿时觉得,老人多么豁达!

一个艳阳高照的秋日,我陪同俞老一家游橘子洲头、参观岳麓书院。

一路上,俞老兴致勃勃,虽手拄拐杖,但一下就走到最前面,我一路小跑才跟的上。他和俞奶奶轮流坐轮椅,抢着推轮椅,打趣说这是老人合作社。看着身子佝偻的俞老,推着他的老伴,乐呵呵的顽童模样,我忍俊不住笑了:多么可爱的老人!

在岳麓书院的忠廉孝节堂,俞老静静地坐在那里,眼神凝固,历史的一幕幕在老人脑海闪过,他娓娓道出七次登岳麓山的经历。少年时代和哥哥一起第一次登上岳麓山,哥哥布置他写作文,他抄下爱晚亭的对联作为了作业。当即,他背诵起这副对联:山径晚红舒,五百夭桃新种得;峡云深翠滴,一双驯鹤待龙来。

在每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标志前,俞老都会摆好姿势、挺直身子、脱去帽子,还自言自语戴帽子显老气。在照相机镜头里,我看到了一位眼神亲切坚定、内心安详平和、,身材虽不高大,但挺拔有力的老人。

 

严谨勤勉、睿智进取的学者

俞老和我说起他和明德中学的渊源。

“我是1933就读明德,因为贪玩而导致国文和童子军两科不及格,更不妙的是,不注意看学校布告错过了提前考试的数学科目,数学得零分,这样1934年被明德退学。”

俞老坦诚朴实的话语让我更加敬重。

 “我非常感谢明德,这次事件让我受了刺激,激发了我奋发成才的志气,也正是这种严格要求教育了我,以至于在未来的半个世纪的事业中,我都兢兢业业,从不敢怠慢自己的事业。”

俞老话锋一转,说起他在哈工大当电工基础课老师,被学生称为“铁将军”的经历。

“我继承了明德母校严格要求学生的作风。我当老师那会儿,学生程度差别大,但考试制度很严,每个学生要过关非常不容易。为了让同学们考试能过关,考试前我要先考查,考查前我给每个学生准备一份学习记录,详细记载每个学生作业完成情况、概念是否清楚、存在哪些问题,这样我对学生情况了如指掌,便于个别指导。学习有困难,不怕,我会特别辅导,但考试成绩没有半点通融。”

他还说起一件事,“当年的学生,现在的博士生导师在一次师生聚会上敬我一杯酒:‘俞老师,我记分册上唯一一个三分是您给的,三分教训终身受益。’因为一个概念错误,我给他电工基础课记了三分。

说到这里,俞老乐呵呵笑起来,“我是得意被学生称为‘铁将军”。

俞老家人告知我一件趣事。在侄儿家中,大家讨论网上流传的数字游戏,大意是这样:你手机最后一位数乘上2,然后加上5,其结果再乘以50,把所得数字加上1763,最后减去你出生的那一年。这样得到一个三位数数字,第一位数字是你手机号的最后一位,其余两位就是你的实际年龄。

对于网上游戏,有人付之一笑;有人好奇并加以验证,但迷惑其中原因。听到晚辈们的议论,一旁的俞爷爷不声不响拿出笔,在一张小纸上写出一个算式,迅速解答出大家的迷惑。

我惊讶,九十多岁老人如此勤于动笔动脑,思维敏捷。

家人补充说:俞老从来不闲着。到单位讨论学术,指导年轻人课题;和老朋友玩桥牌,唱戏;在电脑前看专业文献、修改文章、写传记。电脑技术娴熟,还常常为家人修改照片呢!”

俞老要离开长沙了,他从口袋掏出一个小本本,悄悄告诉我,适当的时候他会把这个小本本赠送给母校。我接过仔细端详,封面印着红色的毛主席语录,纸面发黄起皱,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没留一点空隙。娟秀的小楷、工工整整,但字体太小,且年久褪色,我不能全部辨别,大概知道是一些电子工程的专业术语。他告诉我,这是核试验基地的随身工作记录本,字写的小、写的密、写的工整是因为那时纸张贵,只有这样才能更清晰记下更多的专业信息。

我掂了掂这个小本本的分量,它虽小又轻,但在我手上里却是沉甸的,第一颗卫星成功发射、蘑菇云腾空升起与它如此相关。这个小本本让我更加体会,俞老就是这样一个认真、细致、严谨、缜密,有着超大知识容量的人。

 

宠辱不惊、不计名利的达者

我心中一直有些迷惑:是什么力量让这位科学家,在经历了无数人生坎坷、岁月沧桑后,在布满皱纹的面容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在佝偻的身躯里仍有着一颗纯真的童心?

我有点难为情地请教俞老一个问题。“您一辈子岁月中,什么时候是最艰难困苦的?您是如何去面对的?”

老人沉思片刻,眼前翻开历史的那一幕,淡定的说:“如果一定要说最困难的日子,应该是蒙冤、遭受“莫须有”罪名那四年吧。1967年末,在一次空投实验后,我突然被强制退出事业,原因是台湾有任要职同族兄弟。戴手镣、蹲监狱、坐黑屋子,不能和家人有任何联系,身边有人就因为承受不住打击而自杀。1971年,风向有所改变,我被下放农村养猪、放羊。我没有把养猪放羊当苦差事,而是安心认真养猪放羊,每天把猪圈打扫得干干净净,到了寒冬,还摸索出“热水拌猪食”的方法,成为了专家级的猪倌。

俞老指着身旁的老伴继续说:“1972年我与家人团聚,老伴央求我调离,一起回北京。我放心不下核事业,说服了老伴,重新返回四川深山峡谷距地…….。”

人们看到的是,以饱满热情投身到国防尖端武器研发中的俞老。

 

俞老离开长沙了,但老人家的音容相貌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在网上搜索,希望了解更多……

1962年一天,在哈工大投身教育事业的俞老突然接到北京的一纸调令——火速到北京报到。这次调令特殊而神秘,到什么地方、去干什么、多长时间,临行前一概不知。祖国召唤、党和人民需要,俞老毫不犹豫打起来背包。

到北京才知道,组织上从全国各地挑选24名技术专家远赴“死亡之海”罗布泊,扎根戈壁荒漠,使命是“核弹引爆控制系统和遥控系统”的研究和实验。“核弹引爆控制系统”是个极为高深的尖端领域,美国和前苏联两国当时掌握了这门技术,但对外严格封锁,一点可供参考的技术都无处可查。俞老硬是凭着深厚的电子理论和数学物理基础,凭着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带领攻关组的科研人员日夜攻关。19642月他审定了首次核弹引爆控制系统方案,同年10月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引爆,“蘑菇云”腾空一刻,世界震惊!

多少年来,俞老熬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战胜了一个个困难,攻下一个个技术堡垒,排除各种棘手技术疑难,确保每次实验万无一失;俞老急如流星往返于相隔千里的两个实验基地之间,往返于基地和北京之间,参与讨论和汇报。俞老经常和年轻人一起坐敞篷卡车到气候恶劣、条件艰苦的地方出差,即便已是七十高龄,已是院士身份,还是坚持这个习惯,被大家亲切称为“卡车院士”。

从事教育,便是个优秀教师;从事核工程,便是核武器的开拓者;从事养猪,还是个专业猪倌。

宠辱不惊,不计名利;只问耕耘,不记收获;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这是一位科学家高风亮节的品质,豁达乐观的胸怀。

 

  清晨,我漫步校园,朝霞映照。胡老校长的铜像熠熠生辉,屈子湖面波光粼粼,整齐有序的晨练学生队伍从我身边经过,院士墙上的俞老比以往更加亲切和熟悉了……

  

                                                            2013年冬月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没有了
快速导航/Fast navigation更多>
  
Copyright © 1903-2018 长沙市明德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05010861号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书香路  招生热线:0731-88237799、88237458  技术支持:明德中学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