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明德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明德首页> 屈子文苑 > 文学创作
k376 贺舟舣 《笼目》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2    点击率:1088

                                   笼目

            (本文获“北大培文杯”创意写作大赛中文组湖南赛区一等奖,收入北大出版社《倾听未来的声音》一书)

我怀中的鸟儿已沉沉睡去。

城市上空,一片阴翳还迟迟不愿散开。世界一片寂静,仅仅剩下雨水击打在路边肮脏的水洼中发出的淅淅沥沥声和空气中草的腥味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心脏和着雨声,缓慢地、有规律地敲击着我的胸腔——不对,我没有心脏,只是怀中的鸟儿给我带来的错觉罢了。我的身躯早已破败不堪,只有几根冰冷的,生锈的,长着红斑的铁杆还在延续着我的生命。

我沉寂的太久、太久了。铁锈早已不仅仅只满足于侵蚀我的身躯,正疯狂地蚕食着我的神经,让我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深深的倦意。

我累了。这个阴冷的角隅已囚禁了我近半个世纪。而怀中的这个生命则是被我的枷锁牢牢地束缚着,剥夺了自由的权利。房间里,闪烁着雪花点的老式电视机还在苟延残喘,而破旧的唱片机还在不眠不休地播放着不知从哪儿找到的上个世纪的名曲,有如吱吱呀呀的呻吟。

 

四点三十分。

 

鸟儿醒了。它用喙理了理它的毛,左右扭动了一下略微浮肿的躯体蹭了蹭我。然而这一瞬间的温柔就有如一瞬间的幻象。恍惚间,它似乎化身为了一个不受控制的火球,企图将我冰冷的骨架燃烧了、撞碎了。但是它失败了,只有猩红的血点散落在了我的脚底。世界又归于寂静,它不语,只是静静地,笔直地透过我、透过窗,凝视着更遥远的地方。

我在它眼中看见了不曾属于过我的,对自由的耀眼的渴求。

 

四点五十分。门外。

 

  “你们家那鸟可好?”一个尖细的女声问道。

“闹腾着呢,每天都撞笼子,可吵了。”女主人操着沙哑的口音回答。

“那你可得小心了,到时候让那铁锈给划着了,止不得要得破伤风哪!要不,干脆换一个笼子吧?”

“不了,”女主人的声音略带倦意:“反正我以后也不打算养鸟,这只是看在老头子的份上才养的。”尔后,玄关传来“喀啦”的声音,门开了。

 

五点整。

 

雨势突然大了起来,暴雨使劲地摇晃着窗,“哐当,哐当。”狂风疾驰而过,恍若黑色的魔鬼凄厉的大笑。我怀中的鸟儿像是被这个声音蛊惑了一般,“倏”地站了起来。它和着暴风雨的葬歌,用它遍体鳞伤的残躯费力地冲向我的枷锁。一次又一次地,剧痛向我袭来。但我忍着,我知道它也在忍耐着同等力量的痛。它跌倒了,一道闪电将世界划成了沉默的黑,无声的白。

它抖了抖羽毛,一阵不属于我的温热向我袭来:它的伤口又深了些。但是它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弃,而是选择了踏着激昂的鼓点立在了我的面前。

我顿时慌了心神。它的坚定让它始终不渝地追逐着自由,而我呢?我穷尽一生想守护着的,究竟是什么呢?是这一成不变的景色,抑或只是自己自欺欺人的自尊心?我突然被恐惧攫住,没来由地想要躲藏在这个阴暗的角隅。但是,不可思议的,仿佛是鸟的执念冲昏了我的头脑,另外一种情感也在我心里悄然生根:

“我渴望自由。”另一种情感说。

于是,阳光拨开乌云从天空中中洒下来,发出耀眼的光。

 

尾声

“呐,你听说了么?巷子里那个老太太养的鸟跑了。”

“那只金丝雀?”

“可不,那个笼子都被撞坏了。不过那个笼子也用了近半个世纪了吧?”

“真不敢相信啊。”

“我也是啊。不过那个破笼子的铁还可以用,我给阿蓝让他用去捣腾他的旧自行车去了。正好他要个铃铛呢!”

“哎,你家阿蓝手可真巧啊,要是我家的孩子有他一半……”领居们如是说。

“阿婆,我可以出去玩吗?”一个稚嫩的童音打断了领居们的谈话。

“那要小心一点呀,不要去垄上……”

“嗯!”话音刚落,小男孩就推着自行车,沐浴着春日里和煦的阳光在巷子里跑了起来。

“你开心吗?”小男孩问我。

“叮铃——”

有如新生。

 

快速导航/Fast navigation更多>
  
Copyright © 1903-2016 长沙市明德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05010861号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书香路  招生热线:0731-88237799、88237458  技术支持:明德中学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