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关注明德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明德首页> 屈子文苑 > 文学创作
K380谭智洋《孤独的远方,你指的方向》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2    点击率:1081

孤独的远方,你指的方向                             

 

本文刊发于《十几岁》2016年第9

(一)

又梦见了那梦幻般蔚蓝澄澈的湖泊,水面静得像被母亲的手抚睡。灯光在水面拉成金的塔楼,偶尔有一页小舟的影,像鹰一样,像风一样穿过……又看到了那条美丽的鱼,男孩在睡梦中揉了揉眼,睁大双瞳看着它。

眼前这条樱粉色的鱼儿正不停朝着他吐泡泡,泡泡在睡梦中的流水里穿行,轻轻在他鼻子上一碰,“啪”的一声破了。泡泡中流出的行行音波,溜入了男孩耳中。

男孩怔了怔,翻过身去,卷紧了被角。

(二)

它想要使劲挣脱那缠住尾鳍的水草,拼命摆动鱼尾。鱼尾的摇动激荡起层层水纹,气泡从漆黑沉底的石头中蹿出,仿佛一幅翩翩起舞的蒲公英花卷在水底徐徐打开。它垂下头,沮丧地弯起身子。

“终于找到你,你愿意带我走吗?”

透过一串串泡泡,它在晶莹的滑面看着另外一头的他,看着他怔怔地望着对面的它。

(三)

日光初露山头,一弯月色渐没,悄悄淡在山尾。男孩穿好衣服,跑向了厨房。

厨房里氤氲着昏暗的光晕,好像早晨包子铺里热腾腾的蒸汽洒满这间小木屋。男孩看了看眼前头发上挽的妇女,上前往风炉里塞上零星的木柴,用扇子扇起火苗。他蹲下身子,将脸凑近火堆,蹿动的火星朝他的脸扑来,赶忙又靠远。

原来就是想蹭蹭火苗的温度也是那么难。

恍然间,眼前跳动的火苗,在眩晕中熔成了一幅赤红色的油画,他的心仿佛也在火炉里渐渐失落得缩成一团。

饭桌上简简单单摆着两只碗,两双筷,碗里盛着母亲刚下好的面条——白色的线条上搭着两根青青的白菜。

他看看母亲,坐下,吃面。

两人之间原来不需要语言也可以吃饭生活。

他咬紧嘴唇,将面含在嘴里,悄然沉默。男孩偷偷用余光瞟向桌对面,依旧是空空的座位。他已经习惯了,自从记事起他似乎就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模样,他的体型,身高,眉目,声音,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是陌生的,无知的。

(四)

它将目光透过岩石盘曲起来的空洞,看见远处的小银鱼正排着一行列长队穿行在水草的波纹中,流水从它们的两鳍间划过,推动着它们向更前更深的地方游去。它激动地向它们叫喊,可呼喊声却化作一串串泡泡全都扎到岩石棱角上,破裂成一波水花。

缠住它尾鳍的水草好像通了知性般轻柔地抚上它的头。

深夜,它望向远方,透过蔚蓝的泛黑的水波向睡梦中的男孩传吐着声音。

“来找我吧,我就在这深夜的溪水中等待着你。”

(五)

“你是谁?你为什么找到我?”

男孩从朦胧的睡梦中睁开眼,晶莹的目光像一汪溪流包围住游鱼,他轻轻的发问。

“你很孤独吗?但我不能去找你。”

男孩在梦中低下头,无言愧疚。

久久没有收到游鱼的讯息,男孩不安地揉揉头发。这好像是他们间的第三次对话,它会在哪儿呢?透过面前空空的泡泡,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喃喃嘀咕。

真的真的,也许我不能去找你。家里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她虽然可以做饭,种菜,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家里只有我一个男人了,我不能离开她去找你……

他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黎明,男孩裹着被子,依稀听见远方的鸡鸣声。他轻轻向游鱼道了安:

“你在远方还好吗?”

(六)

它用嘴唇轻轻触碰来自远方的泡泡,随着泡泡“啪”的一声破碎,它不知为何,心却尘埃落定了。最先传入耳朵的是男孩的那句道安,你在远方还好吗?嗯,它在心里默默回答,却是难掩住那般激动。远方,这个曾经让我心生向往的词,现在我却真的身处远方了。鱼儿从身下的石块里吮吸几口溪水底端泥沙中存留的水,呼气吐了一口很大的泡泡。泡泡恰好卡在石块与它的嘴唇之间,晶莹得在日光斜穿的溪水里透亮。

“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

逃离,远方,自由。一直是我最大的向往。过去,那浅浅的海湾是我的家,它叫浅水牙。你别惊奇,它就是你家门前最近的那条溪。在浅水牙里,生活着许许多多的小银鱼,而唯独我,是那条最与众不同的樱粉鱼。每天,和其他鱼儿们的戏耍是我最开心的事,尝到妈妈的水草糕是我认为最幸福的事。在那之前,没有逃离,没有远方。

有一天,浅水牙里来了一条远方的鱼。它身上映着淡蓝色像大海一样的波纹,头上围着一条“条纹蓝”的丝巾,凸显着它秀气的身形。它告诉我,它要去寻找月亮湾。月亮湾?我抬头望着天上的月牙,问它,那么远,你怎么去呢?它说,不是天上的月亮呐!在远方,有一处水域叫月亮湾,它神秘,秀丽,自由,藏纳着所有大海和鱼群的秘密。

我心动了,原来自己所处的浅水牙不过只是一条浅浅的小溪,没有多样的绿色植物,多种的鱼群。远方,我将溯流而上、踏上寻找月亮湾的路!”

它长舒了一口气,有些兴奋地看着自己写的远方,却心生沉默在寂静的空气中。远方,也许又是寂寞。

(七)

这天,男孩不知为何睡熟了。在梦中他没有察觉太阳悄悄地上梢头,早已蒸发了晨间的水汽,而山间却还是一片朦胧。

女人第一次发现男孩缺席在晨曦的厨房,她走到男孩的房门前,试图敲门。手背还未贴到木门上,却犹豫地撤回了手,独自走回桌前。

饭桌上,摆着两碗素白的面条,依旧轻搭着两根青菜。

许久,揉着蓬松的头发,男孩从卧室出来,径直走向桌前。他用手扶着面碗,将碗筷移到母亲的对面,然后轻轻地坐下。宁静中,男孩用筷子挑起面条送入口中。哽咽,他皱皱眉,脑海里浮现的是昨夜的喃喃自语:那个男人,父亲,他还在吗?男孩将口中的面条咽下,喉咙里却好像卡了一根鱼刺似的,麻木的疼痛。

母亲准备收碗筷去厨房洗刷,正打算起身,他终于鼓起勇气将目光对上母亲的眼眸,缓缓吐出早已到达嘴边的话语:“他还在吗?”女人静静地看了他一眼,默然。“你告诉我吧,他一定还活着,对吗?”男孩的语气坚定起来,他放下手中的碗筷,激动地想要站起来,“是的!他还在!我要去找他!”他几乎瞪圆了眼凝视着母亲躲闪的目光。

女人默默收回目光走向了厨房,脚步里却好像没有声音般寂静。男孩一屁股瘫坐在木椅上,眼神呆滞地盯着桌上的面条。

他知道,母亲永远不会回答他。因为自从他生下来,女人便是失声的。

男孩的心跳加速起来,他飞奔出家门,朝着开阔的田野跑去。奔跑,他的怒气像鼓起的气球不断催促着他向前;向前,他的心在狂奔、在跳跃、在释放。男孩不停歇地向前奔跑,在他的眼前,掠过青翠的山峦,翱翔的鸟儿,流淌的溪流,酡红色的花蕊……他渐渐停下脚步,喘着粗气,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岸边的小溪走去。

他将裤脚挽上脚踝,伸出双脚浸润在溪水里。趾尖凉凉的,溪水刚好没过他的脚踝。男孩突然想起游鱼的家乡“浅水湾”。他的心突然静了,安详的像水波一般幽静。

男孩突然心动了,那是远方。

(八)

它的呼吸缓缓地放慢了,像漏气的皮囊那样渐渐失去了原有的活力。游鱼的瞳仁里依稀泛着晶莹的珠光,透出淡淡的生机。它的尾鳍轻轻扫过身后的水草,在米白色的溪水里浮动出泡沫。游鱼慢慢地将身子靠在旁边的石块上,它想它可能要沉睡了。

静静靠在石头上,游鱼微微吐出一个泡泡。它知道它应该说些什么给男孩,兴许不是说给他听,而是给在朦胧迷糊中的自己最后的希望。

“我再一次梦见了月亮湾,那个几度在我梦中和脑海中缠绕的地方。它是那样的蔚蓝,萦绕着些许苔藓绿。湖底是悠悠的水草,自由自在地飘摇。色彩各异的鱼群从容轻快,有兴奋的转着圈的,鼓起嘴吹泡泡的,还有不怕湖底深处的在躲迷藏。从水面透下的金黄阳光,随着潜流轻轻摇荡,像一场璀璨的梦。

也许这是我穷尽一生,想要达到的远方。”

游鱼在茫然中昏昏地睡着了。水草柔柔地盖住它的肚皮,遮掩了它浸润在水底的泪。

(九)

投影在溪中的男孩的面容渐渐暗淡了,溪水也变成了天空的黛蓝色。男孩将裤脚挽下,恹恹地朝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家天已经全黑了,男孩匆匆跑回了房间。

再一次收到游鱼的来信,男孩刹那间明白,原来自己想要的是和月亮湾一样的生活。他顿悟般转身跑向身后的衣箱。

“我来找你了,等着我,我来找你了。”

男孩将衣箱合上,在桌上给母亲留了张字条:对不起,妈妈,我想独自去远方看看。不用担心,我会回来。

他悄悄关上了木门,朝家外跑去。

这次,是真的真的可以去到远方了。

(十)

游鱼将自己的身子蜷缩在角落里,在饥饿与孤独中它觉得十分寒冷。水草将它裹得更紧了,仿佛想要温暖它缓缓冰冷的躯体。

“原来你真的来了,真的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十一)

男孩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拥抱了多少山川河流。他拿着曾经他贴在墙上的地图,询问着过客们月亮湾的方位。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月亮湾的存在。

在春末繁花盛开的那天,他似乎看见了蓝蓝的月亮湾,在日光的辉映下熠熠发光。他兴奋地跑到湖边,循着水草的印记寻找游鱼的踪迹。

悠悠,水波。男孩始终没有找到游鱼的身影。在湖的月牙角上,他发现一条墨绿色的水草上系着一条樱粉色的丝巾。它柔柔地浮沉在湖中,向他孤独地招手。

男孩湿润了眼,轻轻地将裤脚挽上脚踝,把脚丫探入湖里,趾尖凉凉的。

他转头往回望去,却看不到家的轮廓,视野中是蜿蜒的远山。

终于到达了自己期待的远方。

男孩打开衣箱,意外地发现母亲留下的字条:“也许我不应该再瞒着你,父亲在你很小时便厌倦了这里平静的生活。他去了远方。人们说,他迷失在月亮湾,一个永远无法达到的理想之地。这是他离开后寄来的唯一的信:

‘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

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

念此际你已回到滨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长发或是整理湿了的外衣

而我风雨的归程还正长

山退得很远,平芜拓得更大

哎,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

你说,你真傻,多像那放风争的孩子

本不该缚它又放它

风争去了,留一线断了的错误

书太厚了,本不该掀开扉页的

沙滩太长,本不开该走出足印的

云出自山谷,泉水滴自石隙

一切都开始了,而海洋在何处

这次我离开你,便不再想见你了

念此际你已静静入睡

留我们未完的一切,留给这世界

这世界,我仍体切的踏著

而已是你底梦境了……’

我依然像那个放风筝的孩子,不愿你也迷失在那里。但,也许远方那永远的风雨和自由,才是你无法逃避的命运……

他准备循着地标去寻找远方的父亲。只是他不知道远方到底是多远,自己的脚步在哪里才会停止……

(十二)

游鱼永远地躺在了湖畔寂寞的角落,化作了一条粉色的丝带。永远朝向那无止境的孤独的远方,朝向那永远无法抵达的“月亮湾”……

 

 

 

快速导航/Fast navigation更多>
  
Copyright © 1903-2016 长沙市明德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05010861号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书香路  招生热线:0731-88237799、88237458  技术支持:明德中学信息中心